首页 »

A股保卫战:救市牌该怎么打

2019/9/18 23:42:10

A股保卫战:救市牌该怎么打

救市,的确是两难。

 

投资虽然是风险自担,但在短时间如此猛烈的暴跌,不仅是股市参与者愿赌服输的问题,更是涉及国家利益,如果造成系统性的风险甚至跌入金融危机的话,人人都会为此付出代价。当下,该怎么救市尤其考验监管层的智慧。

 

救市进行时

 

此轮的救市以6月27日央行双降为起点,当时确实给市场带来了希望。但“周一见”并没给好脸色。

 

受利好消息影响,周一沪深两市双双高开逾2%,可红盘没多久,两市就在创业板的带领下掉头跳水,沪指接连跌破4000点和3900点,跌幅扩大至7%,创业板指再次逼近跌停,个股方面又出现前个周五几乎全线跌停的那一幕。随后,证监会紧急发文,安抚市场情绪。沪深两市跌幅逐步收窄,在中字头、石油、金融等板块护盘之下,沪指收在4000点上方,但仍有逾1500股跌停。

 

当天,证监会深夜发声 “回调过快也不利于股市平稳健康”,但在如此跌势下,这微弱的声音几乎被各种谣言冲淡。

 

之后几乎每天都有各种“好消息”传来,包括养老金入市方案出台、13位私募大佬集体称抄底,A股交易结算收费标准下调,进一步扩大证券公司融资渠道,券商可自主确定强制平仓线等等,证监会从盘中忙到半夜,但市场对此的反应仍然是“然并卵”。因为虽然周二沪指创下六年来最大单日涨幅,但大涨的224点很快在周三跌去223点,而呼声最高的降低印花税又迟迟没见踪影,周四、周五又是两条长长的阴线。

 

周五收盘后到周六,朋友圈几乎是被救市消息刷屏的节奏,暂停IPO,证金公司增资扩股,中金所打击蓄意做空,尤其是周六的两则救市新政被认为力度更猛,21家券商出资1200亿元投蓝筹股ETF,沪深两市28只新股公告暂缓发行,在消息刺激下,市场收获了“周六涨停板”。

 

然而没等高兴劲过去,就有冷静的分析浇上一盆冷水。

 

有券商发话了,周六的政策不仅不够“给力”,还有隐忧。关于券商出资救市,有券商就调侃说“一群泥菩萨发公告,宣布要帮别人渡江……”的确,在迅速去杠杆之下,券商自身也被潜在的金融风险包围。

 

而对于暂停IPO新政,市场并非一边倒地认为是利好。

 

一方面,部分投资者认为这侵害了他们的利益,构成一种“违约”。就笔者所知,现在市场上有不少投资者是融资打新的,也就是说,他们要为这部分打新资金支付一定的融资成本,现在单方面宣布打新暂停,资金退回,意味着融资打新者“竹篮打水一场空”。

 

另一方面,暂停IPO会否让那些本为了打新而维持持仓量的股民挥别市场?由于现在打新对持仓量有一定的要求,因此不少打新主力长期持有一定金额的股票,有些量还十分可观,如果猜测成立,这些股民清仓的话,又是一批“砸盘”的力量。有券商甚至据此判断,大盘点位可能跌到3300点-3500点。

 

那些年我们救的市

 

近来A股市场的跌宕与监管层的救市天天“抢头条”,事实上,这在A股历史上并不少见,总结来看,监管层最为惯用救市“大招”主要有——

 

降息降准:1996年两次降息;1999年降息并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再贷款和再贴现利率;2002年2月25日,降息;2008年,5个月内多次降息。

 

降低印花税:1999年6月1日,国务院决定降低B股交易印花税;2005年1月24日,国务院批准印花税减半至1‰;2008年4月24日,印花税由3‰下调至1‰;2008年9月18日,印花税单边(卖方)征收1‰。

 

暂停IPO:1994年,A股市场第一次暂停IPO。当年,中国股市经历了一次大的洗礼,指数出现最惨烈的暴跌。此后的1995年、2001年、2004年、2005年、2008年和2012年,股市经历过几轮IPO暂停,几乎都和股市的下跌时间段吻合。

 

但从救市效果来看,如果市场由牛转熊,政策并不能起到扭转乾坤的作用。拿离我们最近的上一轮牛市来说,2008年4月24日,印花税下调至千分之一,当天,两市大盘在利好刺激下大幅飙涨,涨停个股接近了200家,上证综指和深证成指双双出现9%以上的巨大涨幅,创下近7年来最大单日涨幅。随后7月,证监会表示将控制IPO节奏;8月,证监会出新规鼓励大股东增持;9月,财政部、中央汇金公司、国资委更是罕见联手,同时祭出三大利好:印花税单边(卖方)征收1‰,支持央企增持或回购,汇金购入工、中、建三行股票;10月开始,央行连续降息……结果大家都再清楚不过,从6000点开始的掉头直下并无法被“救”起来。

 

专家谈救市的8招

 

国泰君安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任泽平在回顾国内外历次股灾后,也总结了比较常用的救市措施,主要包括:一、政府发布声明,建立常态透明的沟通机制,稳定预期。二、投放流动性,降息降准,减缓或暂停IPO等,这属于逆周期调节工具。三、降低交易税费。四、政府及受政府影响的资金直接入市,包括但不限于汇金增持金融股,汇金申购ETF,保险资金入市等。五、打击做空投机,禁止裸卖空。六、鼓励上市公司回购股票,稳定投资者对公司发展的信心。七、出手要快,出手要重。八、改革继续推进,增强社会各界对政府发展资本市场的信心。

 

他强调:“政府救市是正常的逆周期调节,该出手时就出手。股票市场也是市场经济体系之一,因此需要政府逆周期调节,比如股市过热时加息、增加IPO供给等,股市暴跌时注入流动性、降息、减少股票供给等。股灾发生时政府救市要及时有效,防止股灾对金融体系和实体经济的过大伤害。”

 

在任泽平看来,中国股市具有典型的暴涨暴跌、牛短熊长特征,要改变基因,必须加强以下五个方面的制度环境建设:一、践行法治、从严监管;二、发展机构投资者,传播价值投资理念稳定器作用;三、推动注册制改革,发挥市场自身供求调节;四、主流媒体和监管层不得为股市做背书,让市场教育投资者;五、尊重市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陈抒怡 编辑邮箱 shguancha@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