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丨要俄“归还”克里米亚,特朗普时代的美俄关系到底会怎么样?

2019/9/18 23:21:36

深度丨要俄“归还”克里米亚,特朗普时代的美俄关系到底会怎么样?

近日,美国白宫发言人斯派塞表示,特朗普期待俄方能将克里米亚“归还”给乌克兰。一天后,特朗普罕见地发推文称,“克里米亚是奥巴马执政时被俄夺走的。他对俄罗斯太软弱了吗?”特朗普言论一出,立即被俄罗斯视为“奇怪的表态”:新总统一面说要改善美俄关系,一面又对俄示强,要求交出克里米亚,到底是闹哪样?


    
“情非得已”的强硬言论


    
如果回顾特朗普对克里米亚问题的立场,会发现以往的表态比较模糊。大选期间,在被问及上述问题时,他说假如胜选将对此进行研究。相比之下,国务卿蒂勒森的表态稍显清晰,但仍不具体——他在接受参院听证时表示,特朗普在应对乌克兰危机上将继续遵循奥巴马政府的路线。


正因为“从模糊到清晰”来得太快,特朗普言论让许多人反应不过来。好在“战斗民族”还是读懂了特朗普的“情非得已”——“没人会怀疑,特朗普此举是用某种方式调适弗林事件后与美国建制派的关系,”俄新社如是称。


近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由于在特朗普就任总统之前与俄方通电话,并涉嫌谈及美国将停止对俄制裁等问题引来全美上下口诛笔伐。一时间,特朗普及其团队的“亲俄通敌”行为纷纷被捅了出来,比如特朗普团队多名成员和助手曾在竞选期间多次与俄罗斯官员联系,等等。美国国内的反俄势力更以一副“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姿态扬言要同特朗普做做清算。


重压之下,特朗普也难免“宝宝心里苦”,首次在克里米亚问题上发表如此强硬立场也就不足为怪了。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教授冯玉军对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表示,特朗普的新言论与其一贯的对俄表态有较大差距,这是受到弗林事件的巨大政治压力所致。出于撇清与俄关系、维持执政地位的需要,特朗普在克里米亚问题上做出了强势表态。而本月早些时候,新任美驻联合国大使海莉也曾表示,“克里米亚是乌克兰的一部分。我们有关克里米亚的制裁将继续下去,直到俄罗斯将这个半岛的控制权归还乌克兰。”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吴心伯对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表示,此举可视作特朗普在弗林事件后的技术型调整。克里米亚问题是美国对俄罗斯最不满的问题之一,有着跨党派的共识,称得上是“最大公约数”。

 

特朗普借此说事,通过释放不会对俄做无原则让步的信号,有助于缓和同国内反俄势力的关系。这也折射出美国国内政治斗争的复杂形势,民主党、媒体乃至以参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麦凯恩为代表的共和党大佬都希望借机对特朗普改善对俄关系产生更多的限制。


    
打不起来的“乌克兰牌”


    
针对特朗普的最新言论,俄总统普京的新闻秘书佩斯科夫用三个字予以回应——“没得谈”。他表示,“(我们)不会就归还克里米亚展开讨论……俄罗斯不与外国伙伴讨论领土完整的问题。”


“特朗普看中了‘乌克兰牌’的价值,”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会长科尔杜诺夫表示,克里米亚问题可能成为特朗普接下来要同俄罗斯“做交易”的一张牌。这位学者告诉俄“报纸网”,在学术界很少有人相信特朗普政府承认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主权。而对于俄罗斯,在关乎主权以及国家安全和战略利益的重大问题上,它绝不会与美国做交易。


俄罗斯国立高等经济学院国际经济与政治系副教授苏兹达利采夫对俄《事实与论据》报表示,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特朗普仍在沿用奥巴马时期的方针。特朗普及其团队的对俄言论必须通盘考虑。迄今为止俄罗斯仍然获得了“顺差”。对于美国出现某种消极信号,也是完全自然的,因为特朗普面临国内政治的巨大压力。


另一方面,俄罗斯近日的军事动作也是频频。不久前,俄部署了两个陆基地对地巡航导弹营,引起美国反弹,指责俄方违反《中导条约》。俄“维克托·列昂诺夫”号侦察舰也抵近美国康涅狄格州潜艇基地,让美国海军一度神经紧绷。虽然俄罗斯的导弹部署和军事侦察已经屡见不鲜,但在美俄关系面临变数的背景下,也不排除俄罗斯“亮剑”有所考量,即通过秀军事肌肉的方式向美国强硬派施加压力,告诫他们对俄来硬的没好果子吃,应该把关系缓和下来。


    
令人清醒的“冷水淋浴”


    
特朗普此言对俄美关系的重启又有何影响?


从美方来看,特朗普能否在同国内反俄势力的“掰手腕”比赛中赢得胜利,取决于他改善对俄关系的具体抓手。比如,如果他与普京进行会晤,将有助于改善关系,这不需要经过国会批准。克里姆林宫近日称,可能在7月G20峰会前安排普京与特朗普会面。但如果特朗普想任命一个亲俄派担任大使,那就需要国会听证。总之,建制派会虎视眈眈地盯着特朗普,尽可能对他进行限制。眼下这场博弈才刚刚开始。


吴心伯认为,如果特朗普找到对俄合作的有效着力点,例如从各方都不反对的反恐合作入手,那么合作取得成功的话,美方考虑在乌克兰问题上对俄放松制裁也是有可能的。这将令俄美关系改善成果可期。


俄罗斯科学院美国加拿大研究所军事—政治中心主任弗·巴丘克表示,如今美国政府实质上并未成形,还要拖一段时间,这意味着新政府的外交政策成形可能有待时日,也决定了未来特朗普还会出现“类似的奇怪言论”。但他相信特朗普和建制派都会变化。“对于任何美国总统,尤其是特朗普,外交是第二位的,对内的经济改革才是第一位的。因此在对内问题上,特朗普的强硬程度和坚决程度要高于对克里米亚问题。”


科尔杜诺夫认为,在美乌关系上,特朗普没有理由对乌克兰现行政府产生好感,尤其是考虑到美国大选前基辅对他的态度。因此基辅不应期待美国给予它某种重要的经济援助。特朗普很可能把乌克兰的现存问题视作欧洲内部的问题。苏兹达利采夫同样认为,即便在奥巴马支持乌克兰的美乌关系高峰期,乌克兰也并未享受到来自美方的“特殊待遇”,因此并不指望特朗普时代下美乌关系会有“超自然现象”发生。


从俄罗斯来看,莫斯科对俄美关系有清醒的认识。就像一位学者指出的,“俄美关系重启的可能性绝非不复存在,但涉及克里米亚的言论就像冷水淋浴一样,使我们对特朗普及其团队的某些过快和过高的期望降温。”


冯玉军认为,在战术上,俄罗斯如今成了特朗普的“救火队员”,各路人马都在与特朗普撇清关系,克里姆林宫不希望“电话门”、“黑客门”炒热炒大,希望尽快平息风波,让特朗普放手推行理想中的对俄政策。在战略上,俄罗斯继续实行软硬两手,不会为了俄美关系好转就一味退让。普京清楚,特朗普上台不会立竿见影地带来关系转圜,西方仍会按自己的节奏在东欧加强军事部署,那么俄罗斯也势必按既定节奏继续前行。况且特朗普受到国内掣肘,且俄美在经济和地区安全上的合作空间也比较有限。


苏兹达利采夫表示,特朗普的新表态很大程度上是个内政问题,所以第一,俄罗斯会静观其变。第二,对俄美利益的不一致性抱有清醒认识,不会对美国取消制裁抱有太大希望。最好的情况是:两国出现某种国际对话或妥协。第三,建设刻赤海峡大桥,提高克里米亚的生活水平,“而不要去过多关注(特朗普)类似的言论。”
    
(栏目主编:杨立群;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