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车营地ROCKPORT

2019/9/18 20:38:45

房车营地ROCKPORT

人们说,属于自己的生活从退休开始。其实,年龄倒在其次,自由才是首位。人生有两段自由的岁月,一段是青少年期, 一段是退休以后,一头一尾,如霞光一般把整个人生照得绚丽灿烂。美国人晚年没有生存和负担子女的包袱,不少选择流浪生活,拿着退休金,离开家乡,住无定所,吃不定时,可谓随心所欲,自由自在。漂流持续到老态龙钟,行动不便,才落叶归根,回到家乡的亲人身边。“房车族”就是自由生活的一种类型,一路开来一路旅游,见到好地方,住得长一些,冬暖夏凉,天下为家。

 

德州南部有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镇,叫:ROCKPORT,只有八千居民,却在“房车族”中非常出名。地图上,ROCKPORT好似一只手指头点在水中,三面环水,水域面积达二千多公亩,港口下面堆着结结实实的岩层。起风时,水浪扑过来,打在岩石上,冲起漫天细碎的白花,犹如朵朵云絮飘入人间。落潮时,一片清光,鱼虾满仓,成为渔夫和水鸟的天然食堂。这些被称为“ Snow Birds ”的“房车族”面对天人合一的自然景观,看得目瞪口呆,停下来就不走了。每年秋风始起,ROCKPORT的居民涨了一倍。

 

 

我们第一次路过岩石渔港,正是退潮时分,夕阳躲在又高又大的椰树丛后面,好像藏着金壁辉煌的宏伟宫殿。晚霞从宽大的叶缝里射过来,落在浅浅的水面上,一层金辉一层绿波。水上长廊,伸向远方,直通大海。白鹭站在你的面前,目不转睛,纤细的长腿,灵巧的身体,翅膀上的羽毛像流苏一般下垂,时不时被微风撩起,温柔地左右摇摆。苍鹭在另一边守望,一站几个小时,仿佛与世隔绝,在独自的世界里没有时间。

 

朝前看,一只只尖嘴黄脚的小水鸟如同一列卫兵队伍,步伐整齐,来回走动。越往前走,水鸟越多。成群的海鸥戏水沐浴,抖动身体,甩出簇簇水花,晶莹夺目,欢乐的叫声与水珠在上空滚动,挂在弯弯的彩虹上面,哪有人造乐谱能与之媲美? 海滩犹如广场,敞开胸怀,接纳来自各方的水鸟歇息聚会。它们没有共同的语言,如何交流如何对话? 如何和睦相处? 如何占有空间和领地? 几百只鸟儿同时起飞,黑线白线纵横交错,如同渔夫之网撒向穹苍。扑打的双翅如何在速度中保持距离而不受伤害? 自然界就是一本没有谜底的书,无穷无尽,一头钻进去恐怕难以走出来。

 

这里有价值连城的房产市场,却看不到衣冠楚楚的绅士淑女。本地也好,外地也好,都是乡村打扮,方格衬衫,宽边帽子,牛仔裤,旅游鞋。女人的衣服也是规规矩矩,不见低领,更不见露出肚皮的时髦。倒是水里的生灵跟着季节变换羽毛的颜色,给冬天添上妩媚的一笔。那天下午,看见两只身穿绿领棕色制服的野鸭,像年轻的武官一样,英姿焕发,却为一只相貌平平的雌鸭决斗一场。雄劲的翅膀扭抱对方,紧紧不放,扁扁的鸭嘴好像大刀一样向对方砍去,横冲直撞。几只鸣鸟吹着口哨,在上空回旋,不知道是巧合还是给鸭战助威? 水浪拍来,鼓声点点,敲打声中,太阳一步一退,水色由金变红,水草摇头晃脑,纷纷起哄,好似一个被烈火燃烧的天然舞台! 决斗的野鸭全身泥浆,狼狈不堪,母鸭却在一旁袖手旁观。赢者趾高气扬,败者往水里一钻,隔开一段距离,站起来抖掉水迹,又是一条好汉。

 

又大又沉的鹈鹕突然从天上直线而下,砰地一声,把水面炸开,吓得我们原地跳脚,以为遭到谋害或是自杀行为。当它浮出水面时,巨嘴里装满了鲜活的水产,鱼儿在网兜一样的脖子里甩尾巴。红嘴黑身白肚子的剪嘴鸥在最后一缕晚霞中翩翩起舞,展翅低飞,红白黑三色的尖嘴一半插在水里,边飞边剪开水波,好像一叶扁舟随波滑行,直到衔着银色的鱼儿飞上天。单飞,双飞,集体舞,就像最精彩的压台戏。

 

暮色中,游艇渔船扬帆而归。盏盏路灯伴着月光被夜风吹到海里,如同团团渔火,和波涛窃窃私语,相亲相爱。这时,走在狭窄幽长的长廊上,只要牵起手来,就没有了年龄,身如轻燕,每跨一步都有了韵律,如同一对永远年轻的恋人。晚上住进房车营地Lagoons RV Resort,尝试一下五星级房车营地的滋味。每个车位四十乘以七十平方英尺,头尾都是通道,进出不用倒车。这样的车位在Lagoons RV Resort有二百七十九个,绿荫覆盖,花影扶疏。大门口有一个花圃,立着一对跃出水面的海豚雕塑,两根乳白色的象牙,直刺蓝天。营地有礼堂,室内游泳池,电脑房,洗衣房,公共浴室,大厨房和室内外游戏,简易商店,还有加了篱笆的溜狗场地等等。这样的房车营地在岩石渔村一带有三十多个。

 

第二天搭船去小岛看红顶白鹤,据说,美国只剩下了二百多个,只能远看,不准登陆。白鹤是天生的舞蹈家,轻盈的步履,优美的体态,比芭蕾还要芭蕾。粉红色的篦鹭躲在芦苇丛中,好像桃花盛开,锦霞满天。绿波把云影搂在怀里,驾风与我们同行。回头遥望,只见浪花翻腾, 把岸上的痕迹统统覆盖。这时,有一种声音在心头升起: 生命本身就是艺术。几个来回,爱得上瘾,不由后悔,何必等到大半辈子过去了,才来这里?结果住了一个星期。第二年再来,如同回娘家一样亲切。

 

ROCKPORT地处休斯敦西南,是德克萨斯海湾上的一个点,距离炼油基地Corpus Christi只有三十英里。那一带,还有小城Fulton,Aransis,Goose Island等,城与城之间隔水相望,陆地被水域包围,一个城就像一朵云,飘在一望无际的绿波之上。岩石渔港的马路屈指可数,长度加起来恐怕还没有连接城市的大桥长。大桥是现代的,钢筋水泥,雄姿勃勃,渔港是原始的,条木长廊,朴实无华。现代化的工具,镶嵌在原始古朴的风情边缘,可谓人间仙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