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借“九合一选举”培植派系,为何有的成功、有的失败,有的不仅失败还要自己上战场?

2019/9/17 13:19:50

借“九合一选举”培植派系,为何有的成功、有的失败,有的不仅失败还要自己上战场?

台湾地方派系、桩脚文化错综复杂、盘根错节,在政治领域更出现了培植派系的情况——不少县市首长当选后即开始物色人选,以求卸任后能够继续维持影响力。

 

这一现象在单一政党长期执政的县市尤为明显,不过结果却大相径庭。就以今年的“九合一选举”为例:新北市长朱立伦支持的副市长侯友宜成功获得国民党提名;前台北县长苏贞昌辅选“子弟兵”吴秉睿参选新北市不仅未能成功,最后还要亲自参选;嘉义县长张花冠支持的县民意机构负责人张明达未获提名;高雄市长陈菊培养的三位副市长均宣告失败。

 

苏贞昌不仅失败还要自己上战场

 

作为全台第一大票仓,新北市的选情自然引起两党缠斗,此前,蓝绿在新北市都连续执政过十几年,双方互有胜负。国民党方面,新北市长朱立伦早在四年前就曾考虑过直接参选2016年地区领导人,对于副市长侯友宜的培养应该从那时起就已经开始。侯友宜在2014年“九合一选举”前后就开始不断勤跑基层,四年下来已经非常熟稔,派系基础也比较巩固。因而,在今年的国民党党内初选中,无论是回锅参选的台北县(新北市前身)前县长周锡玮,还是被媒体点名的各种小区域的政治实力派,都很难与侯友宜一拼。

 

民进党籍吴秉睿是新北十二个区域民意代表中的一个,对于其他十一个选区并不熟悉,仰赖于前台北县长苏贞昌的帮忙才能迅速了解选情。吴秉睿为人相对比较孤傲,人缘并不好,在跑其他选区时甚至都没有七十岁的苏贞昌勤快。因此让不少泛绿选民觉得,“这哪里是吴秉睿要选,这是苏贞昌要选”。另外,吴秉睿还失言不断,负面新闻迭出,民调始终输给侯友宜。最后,在蔡英文的亲自干预下,吴秉睿被劝退,辅选的苏贞昌则变成了主将。

 

相较于其他几位老县市首长只是支持的候选人没能出线,苏贞昌则是一把年纪还得亲自参加选举。相对来说是任务最重、压力最大的一个。

 

陈菊连续三次以失败告终 不过张花冠比她更惨

 

高雄、嘉义两地“绿化”已久,民进党长期执政,甚至“提名即当选”。

 

2006年,时任高雄市代理市长叶菊兰因未缴党费不能参选,陈菊从台北南下参选高雄市长,因民调胜过刚当选民意代表不久的管碧玲而获得民进党提名。陈菊从当选时起就注意物色能够守住高雄的人选。不过,陈菊培养的前两任副市长民调都未能赢取管碧玲,这两人还在蔡英文执政后先后出任公营事业董事长。最后,陈菊只能选择转任民意代表的前副市长刘世芳出马。刘世芳资格很老,曾官至行政机构秘书长,在副市长任内也辅助陈菊办好了城市论坛、世界运动会。不过,刘世芳不太习惯在媒体面前曝光,上政论节目时表现平平,在立法机构的人缘也一般,又有“世芳扯铃”——她曾质疑抖空竹(扯铃)是中国文化,推广扯铃是在帮大陆统战——的负面新闻,未能完成陈菊夙愿。最终,属于“英派”的陈其迈在民进党初选中胜出。

 

嘉义县方面,现任县长张花冠与前任县长陈明文都出自国民党地方派系,倒戈到民进党后更显得惺惺相惜。陈明文在任时,更是不顾民进党地方势力的不满,强推张花冠参选。尽管一度情同一家,两人最终还是围绕政治利益分配、接任人选等问题闹得不可开交,甚至对簿公堂。最后,两人推出了不同的人选。张花冠选择的是县民意机构负责人张明达。张明达为人通融,又有全县知名度,易于获得泛蓝的支持。

 

陈明文则推举当局农业部门副负责人翁章梁回乡参选。翁章梁知名度并不高,早年只是担任过县社会局长,而后都是在嘉义以外打拼,但翁章梁出身于民进党“学运世代”,也因此获得了相同出身的桃园市长郑文灿、台中市长林佳龙的站台辅选,最后成功翻转选情,获得民进党的提名。身为现任县长的张花冠对于下届县长的人事安排丧失了话语权,也就索性什么都不管,老老实实做完任期。相比同样由对手接任的高雄市长陈菊升任地区领导人官邸秘书长,张花冠的境遇更惨。

 

赖清德最投机取巧

 

还有一种情况是台南市,台南前市长赖清德展现出超然之姿,未明确力挺特定候选人,他的竞选班底也分散到各个候选人中间,一直到选情大概明朗时,赖清德的重要辅选干部才全部进驻到民调居于第一的黄伟哲团队中。赖清德对于黄伟哲的支持也就逐渐公开。

 

对于辅选团队来说,“老板”任期届满走人,但是很多地方桩脚还要继续选举,选择民调最高的才是最保险的。又由于黄伟哲没有派系支持,若与赖清德所在的新潮流系结盟更有利于迅速上手、培养自己的班底;新潮流系也可以借此稳住在台南的实力,寻求东山再起。

 

相较于其他几个,赖清德及其团队多方下注,是最投机取巧的一个。